高考时节话状元

【2021-05-07】

  株洲传媒网6月7日讯(通讯员 易伟仁)又到一年高考时。高三的学子们今天进入人生的关键时期,家长们心里更不轻松。而许多旁观者就早已开始猜测今年某某学校的升学率排名几何?文理科状元会花落谁家?这似乎成了每年这个季节必谈的话题。谁不想咱们学校排名靠前?谁不愿咱家孩子中个状元?正所谓: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朝得中天下知!亘古如此。

  在这里,跟诸位介绍几位历史上知名的、特别的状元。中国自隋炀帝大业元年(605年)开始开科取士,到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废除,科举考试一共进行了1300年,登第的文状元638人,平均两年产生一位状元。

  这几百位状元中,真正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印迹,被人传颂的却不足十分之一,太多的状元却湮灭在岁月的尘埃中。而名留青史,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状元自然要数唐朝最多。

  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?二月春风似剪刀!”熟悉的诗句,让我们记住了这位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的状元贺知章。

  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!”优美的意境,优雅的辞藻,让我们知道,这位状元出身的尚书右丞相张九龄,首先应该是一位杰出的诗人。

  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支?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如此脍炙人口的诗篇,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能背诵。王维要是知道自己的诗歌能够让后人这般痴迷,他还去考什么状元,当什么右丞,弄得自己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?还不如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多留佳作示后人”!

  唐朝的状元,不光是诗写得好,字更是不赖。练书法的人都知道有“颜精柳骨”之说,这个柳指的就是著名书法家柳公权。柳公权状元及第后,曾任侍书学士。唐穆宗即位后疏于政务,荒纵享乐,一次,他问柳公权书法之道,柳公权则直言不讳地说:“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,笔正乃可法也?”借以谏言政事,成为千古佳话。

  与我们株洲有关的状元中,名气大的,当属南宋时期著名的民族英雄文天祥,他一篇《正气歌》响彻云霄,而“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更是惊天地、泣鬼神。中状元后,文天祥曾于咸淳九年(1273年)担任湖南提刑。并于咸淳甲戌年(1274年)与几位友人在株洲相聚,酒后,文天祥赋诗一首《槠洲别友》:“君为湘水燕,我作衡阳雁。雁去燕方留,白云迷草岸。”有人根据此诗分析,文天祥是否在槠洲有一位红颜知己?不然,一位堂堂的大宋提刑官,怎么会跑到并不繁华的槠洲来,还写下这么一首缠绵悱恻的诗呢?

  株洲本土也曾产生过几位状元,最近的一位便是萧锦忠。萧锦忠(1803——1854),字黼平,茶陵县下东乡人。清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状元及第。传说有一天道光皇帝在皇宫摆宴,萧锦忠亦在邀请之列。云阳山下的一个穷书生,哪见过这等场面?在金銮殿上东张西望,一时失态,被宦官进言,说他眼睛盯着皇后看,有失检点,道光皇帝大怒,将他抓起来,下令处斩。后经多人求情,说萧锦忠是被大殿上的书法对联吸引了,才会走神的,绝非盯着皇后看。道光皇帝想了想,脸色有所缓和,便对萧锦忠说道:“既如此,就给你一个机会,你把大殿上所有的书法对联背给朕听,若全部对了,就饶你不死,若错一个字,定斩不饶!”现场所有的人都替萧锦忠捏了一把汗。只见萧锦忠不慌不忙,一字不漏的把大殿上所有的文字背诵了下来。众大臣都连声称赞:“奇才,奇才!”道光皇帝大喜,当即封萧锦忠为翰林院修撰。

  历史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状元,当数本家状元易重。易重,字鼎臣,江西宜春人,唐武宗会昌五年(845年)状元。史载当年科考,发榜时,张濆为第一名状元,易重为第二名榜眼。名士、举子皆认为此次科举取士不公,议论纷起。唐武宗即取消考试结果,命翰林学士白敏中主持复试。结果张濆等七人被黜落,易重获得第一名,时人皆以为公允。一年之中,连考两次,一考登榜眼,再考占魁首,这在中国科举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易重状元及第后,非常得意,当即写了一首流传千古的诗《寄宜阳兄弟》:六年雁序恨分离,诏下今朝遇己知。上国皇风初喜日,御阶恩渥属身时。内庭再考称文异,圣主宣明奖艺奇。故里仙才若相问,一春攀得两重枝!

  好个“一春攀得两重枝”,欣喜之情跃然纸上。状元只有一个,实力固然重要,但临场发挥尤为关键,每一位状元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,状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所以,我建议即将走上高考考场的学子们,淡化名次,轻松上阵,考出自己平常的水平就好了。健康快乐地过好每一天,才是人生的根本!